您的位置:主页 > 天辰注册中心 > 登录 >

登录

登录怀念黑蝴蝶

登录我的心,曾经被一串清泪砸伤过,那是“黑蝴蝶”的两行清泪……
 
登录一
 
黑蝴蝶是我家的一头黑毛驴,长的黑不溜秋的,可三姐却给它起了这么好听的一个名字,明明是一头驴,却又叫蝴蝶,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至今我都感受不到三姐和黑蝴蝶之间有着怎样的一种难以倾述的感情。
 
我们家的牲畜几乎都有外号,包括阿爸那一圈的牛羊。乖顺一点的或者调皮一点的都有外号。外号好听的都是被俺爸宠爱的,外号难听的自然都是那些调皮捣蛋的家伙。比如那只霸道而且羽毛稀疏的大公鸡,叫“锈毛蛋蛋”,那只白色的哈巴狗叫“白雪公主”,长着两个弯弯的大犄角,脖子上系着一个大铜铃铛的那只骄傲的领头羊,叫“二郎神”,那只调皮又带些坏气花白相间的花乳牛,叫它“马溜精”。
 
登录二
 
我忘记了黑蝴蝶的来历,只记得它托着我五彩斑斓的童年走过了姹紫嫣红的青春时光,它一身黑色的毛,没有一点儿杂质,我们经常用特制的刷子,给它刷毛,它身上的毛梳理的比我的头发还流光滑顺,有村民曾经羡慕地说,它身上光滑的连苍蝇都落不住脚。为此,我们牵着它的时候,很是骄傲。黑蝴蝶膘肥精壮,神气傲然,有点桀骜不驯的样子。那一辆小架子车套在它的身上,很有些不协调,它套着车,载着一车的人和东西可以很轻松地一路狂奔,很轻松地显示出它的身强力壮和年轻气盛。在那些清贫荒寂的岁月里,有了黑蝴蝶的陪伴,我们的日子过得简单充实且苦乐掺杂。曾经,黑蝴蝶是我亲密无间的玩伴,又是我恨之入骨的“仇人”,我对黑蝴蝶是恨也幽幽爱也幽幽。
 
登录三
 
那时候,除了上学,就有做不完的家务,“伺候”黑蝴蝶是我必做的工干之一,照阿妈的话说,要像先人一样“伺候”它,因为它是家里的主要劳力之一,拉粪、拉水等许多农活都是它的工作。膘长的厚实,才有力气干活,所以,冬天和春天是最难伺候它的时节,大冷的天,得天天给它拌辅料吃。就是把麦秸用铡斩刀铡碎了,放到盆子里,再放些麸子面,倒些开水烫一下,用手搅拌匀了,给它吃。我最讨厌干的活就是给它拌辅料,因为时不时的手会被麦秸扎着,不但疼,而且把手弄的很粗糙,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的讨厌它,总是找理由推卸这项工干。但是,它很会掌握时间,总是在那个时间里,仰头嘶叫。一听到黑蝴蝶阴阳怪气的叫唤声,要么阿妈要么三姐准会说,黑蝴蝶要辅料了,那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怜爱,就督促我去给它添草和拌辅料,这使我对它的讨厌转变成一丝恨了。那声音听起来,总让我感觉是那么的刺耳恶心。每当它要辅料的时候,表现的格外温柔,那叫唤声也娇柔了许多,来回不停地在槽旁边转荡,而且前蹄踩着碎步,轻轻叩着地面,撒娇的样子多有些矫情。然而,每当它吃饱喝足的时候,就原形毕露,仰天嘶叫的时候,嘴唇往上翻,裸出丑陋的牙齿。对于黑蝴蝶装出的的矫情表现,我常常用一个方法就能轻而易举的让它原形毕露,就是端着辅料盆,放在它的鼻子底下,不让它吃,让它急,没过几分钟,它就急不可待,原形毕露,鼻孔里喷着粗气,乱踏着蹄子,来回狂转,仰头嘶叫。每次,我总是把它作弄一番后,看它狼吞虎咽的时候,觉得又开心又解气。曾经,我像祥林嫂一样,把它的丑陋的形象一遍一遍地说给阿妈和三姐听,但根本就更改不了在她们心里的那份爱,我也依旧推脱不了伺候它的工干。好多时候,我给它添一些它脚底下的旧草以解我的不满和心头之恨。我恨它的原因之一,就是它不但不乖乖听我使唤,而且让我狠狠的丢了几次丑,以致使我在趾高气扬的青春里留下了狼狈不堪的一面。
 
登录四
 
每年夏秋时节,黑蝴蝶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阿妈赶着车,来来回回要忙碌在田间和家里。周末和假期里,我们都会坐着毛驴车去田间劳动。要是我给你说,这黑蝴蝶成精了,你怕是不相信。真的,那时候我们都认为黑蝴蝶成精了,因为它知道我们在某个地方要干什么,而且还会听懂人话,真的,我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我们对黑蝴蝶考验了无数次,都没有失灵过,就好像是吃了灵丹妙药一样,每次都是立竿见影的起作用。比如,每当黑蝴蝶无精打采不走路的时候,我们坐在车上,故意大声喊,快点,快点。一听到我们的喊声,不用我们甩鞭子吆喝,它就立马狂奔起来,去田间的地方要经过部队兵营和一眼泉水,我们每次经过时都要停下来打水,而每到这段路,黑蝴蝶就冷不丁的会狂奔,不肯停下,好像到这个地方给它上苦刑似的,拼命的挣脱缰绳逃命似的疯跑,那样子又可恨又可气,虽然,我们每到这段路,早早地就提高警惕,但还是经常被黑蝴蝶捉弄,我老想着,这破驴怕是记恨我捉弄它的的事情了吧,是不是在报复我,自己心里想着,却不敢给阿妈和姐姐们说,怕他们骂我,把黑蝴蝶的劣行和罪行归咎于我的头上。有一次,我们路过泉眼地的时候,它又野性大发狂奔起来,居然挣脱了缰绳,把一车的人和水桶,全部颠簸下来,虽然我们没有伤着皮肉筋骨,但严重的伤害了我矜持可爱的青春形象,因为那天刚好一帮当兵的在修路,看到我们狼狈不堪的样子,他们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偷偷地乐,有的兵还居然冲着我们做鬼脸。那一刻,我恨不得立马钻到地缝里去,羞的我再也不敢趾高气扬地从他们身边走过。青春的那抹嫩芽抽绿的懵懂情怀,也被摔的支离破碎。从那天起,我就狠狠的恨上黑蝴蝶了。
 
登录五
 
黑蝴蝶从骨子里就带有一份坏气和野性,贼精贼坏,可恶到了极点。这贼东西总是趁人不备的时候使坏,有一次我和三姐骑黑蝴蝶去村后给它饮水,正当我和三姐得意洋洋在小伙伴羡慕的眼目中行走的时候,这破驴又冷不丁扭动着身子,三下五除二把我们摔到地上,还居然转着身子踢我们,然后挣脱缰绳满村子撒欢儿,小伙伴们幸灾乐祸地起哄,竖起大拇指,嘴里不停地喊着“高家庄,马家伙。”我们又气又羞,在小伙伴的眼里,我们的威望一下子失去了好多。那一次,我也淋漓尽致地撒泼了一次我的性子,鬼哭狼嚎极其夸张的哭声,吓坏了阿爸,那一天黑蝴蝶也狠狠地挨了阿爸的一顿暴打,阿爸替我报了仇。但是那天我的心思三姐识破了,它抚摸着黑蝴蝶,心痛不已,看起来比我还心疼它,骂我是“干打雷,不下雨”的跳神婆,故意让黑蝴蝶受挨打,这让我更加地恨黑蝴蝶了。黑蝴蝶的劣行,太多太多,真正是举不胜举。
 
登录我们的日子就这样走过,黑蝴蝶陪着我们慢慢长大,有欢乐也有苦闷,有欢笑也有泪水。黑蝴蝶和我们的恩怨碎事,丰盈了我们瘦薄的光阴,丰富了我们贫瘠的生活,丰厚了我们清浅的流年。
 
登录六
 
登录后来,黑蝴蝶老了,家里也买了手扶拖拉机,黑蝴蝶彻底地闲了下来。可是在家里闲了不久,就买到邻村的一户人家。黑蝴蝶走后,闲暇之余,我们的话题就是回忆黑蝴蝶的所作所为和我欺负黑蝴蝶的恶作剧,我们抹着眼泪,笑着,想着,念着,除了回忆,就是怀念。
 
我很清楚地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大门一阵阵地被什么东西碰击着,三姐打开们,竟然是黑蝴蝶,它瘦骨嶙峋,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而且眼角挂着两串泪珠,已经结成冰凌,一看它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和三姐抱着它的头嚎啕大哭起来,阿妈也摸着它的身子不停地抹眼泪,嘴里不停地说着,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心疼的不知该如何做了,黑蝴蝶缓缓地走到以前栓它的槽边,静静伫立着,很像一个回归故里风烛残年的老人,深情地眷恋这块地方。还是三姐反应快,很快给它拌了一盆辅料。但是,黑蝴蝶闻了闻辅料,没有吃,慢慢卧在栓它的老地方,一副极其疲惫的样子,那一刻,我很希望它能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的吃辅料,这样能减少我的一点伤心。但是它却没有吃,神情漠然地垂着头,感觉很疲惫,很疲惫。不久,它的新主人来找它,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黑蝴蝶又一次牵走了,它一步三回头,不肯离去,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就像一位即将离世的老人,对家园有着无限的眷恋和不舍。看着它瘦弱的背影,我们又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就央及阿妈把黑蝴蝶留下了,把钱退给人家。虽然那一刻,阿妈也有这样的想法,但却无能为力。不久,黑蝴蝶死了,听说死的时候背上还驼着两桶水,活生生累死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沉默了好久好久。此后,我们很久没再提起黑蝴蝶,不是不愿提起,而是怕触痛我们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弦,使脆弱的心载不动太多的怀念。
 
多年以后,每当想起黑蝴蝶,没有了少年那不经事的恨,萦绕心头的只有怀念。登录无尽的怀念。
 
版权作品,未经《登录》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登录:http://www.tcc10086.com,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天辰娱乐平台注册登录地址http://www.tcc10086.com/
 
天富娱乐平台注册登录地址http://www.tff10086.com/
 
傲世皇朝娱乐平台注册登录地址http://www.jhc10086.com/
 
 
上一篇:登录写点什么 下一篇:登录情非得已

天辰注册中心

联系我们

QQ:天辰主管2168525397

手机:天辰主管QQ2168525397 电话18888810086 傲世皇朝

电话:天富 1008-688-888

邮箱:2168525397@qq.com

地址:菲律宾马尼拉sky中心区弥敦道40号鹿鼎大厦蓝冠D座高德10字楼D7室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